绵。

应该是在高二的时候 就发现了你吧
记得那一天在操场开会 好巧你就排在我对面
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我就一直大声谈论你的好基友
后来你的好基友过来找我兴师问罪 他说你告诉他我说了他的坏话
我心里一直在偷笑
不过据说你对我的形容是 你们班那个有点胖的女生。。。

然后。。。我们高三就同班啦
刚开始并不知道你就是不认识
可是那天不知道是圣诞节还是什么节日来着
我们全班人都发了一个煮鸡蛋 然后我们班和隔壁班只有我们两个班就停电了
那个时候刚上贴吧 就看到你发帖说班里停电了
才意识到可能是你 问了朋友得到肯定的答案后
才开始认认真真地玩起了贴吧
发的第一个贴是陈奕迅的不要说话里的一句歌词
你回复了 接下去的一句
于是那段时间我把那首不要说话循环了无数遍

坐在你后面那么久 却一直都没怎么说过话
鼓足了勇气 却找不到话题
每天上课盯着你的背影发呆
他们说 目光是有温度的 不知道那时候的你会不会总是觉得后背很温暖

那时候的你 总是坐在位置上玩手机
我很纳闷 手机到底是有什么好看的啊可以看那么久
然后我伸长脖子看
发现你正在下五子棋 我。。。。。。

某个下午 我在寝室的阳台发呆 突然看见你一个人从新校门走进来
我马上跑到最里边的宿舍门口 目送着你走向教学楼
其实很多次这样了 目送着你进校门、出校门
到底有没有大声地喊过你名字呢 我也忘记了
按照我的性格是会的啦
可是却又害怕会引起你的反感 会让你觉得我很烦人

那次数学考试 因为百度而得了全班第一
心虚得不行 好担心老师讲试卷的时候一时兴起就让我站起来讲讲我是怎么做的 甚至打算逃一个星期的数学课
那次是你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吧
你转过头来揶揄我说 你数学好厉害
然后你就说你把我抄来的做法看懂了就教我怎么做 我就把试卷给了你
上语文课的时候 你连资料都没有拿出来 只把我的试卷铺在桌面上
其实一点都不着急的 可是为了能和你说话
就一直催促着你快点做
该怎么形容我那时候的心情呢!
会不会被老师叫起来做题会不会丢脸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反而一直担心着如果你讲了我还是听不懂的话
你会不会嫌弃我觉得我很笨
可是晚上上自习的时候 当我看到你拿着我的试卷教另外一个女生题的时候 真心酸到不行了
妈蛋你凭什么拿我的试卷去教别的女生啊?!
等你讲完了以后 我戳戳你的后背 没好气地让你把试卷还我
你说你做出来了 要不要给我讲 我说不要
然后你测过身 低下头看着手机 很小声地问了句 为什么呀
当时其实很想哭
我很后悔 当初不让你给我讲那道数学题
非常地后悔。

其实也不是没有表白过
你在三轮车上丢了你的诺基亚后
我就给你的移动卡发了条短信
我想 如果你丢移动卡 那一定看不到那条短信 那就当我没发过
如果你丢的是联通卡 那你再使用那张移动卡的时候 就可以看到我发的短信了
到底有没有看到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没有得到 任何来自你的回音。

其实也偷偷找人拿到你的电话号码
那天晚上 终于手抖给你打了个电话
你是不是知道是我打的呢 因为是你姐姐接的
你姐姐问我是谁 我说让你接电话
你接过电话 问我是谁 我说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说听不出 不知道
然后我就说 哦 好吧 那就这样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很无厘头很白痴很莫名其妙

高考的最后一天 考完上午的科目 我和朋友坐公车回学校
到138的时候 你上了同一辆公交 没有位置了 你就站在前面
坐在对面的朋友一直在对我挤眉弄眼 我眼睛不知道到底该往哪放
然后我旁边的大叔下了车 然后你在我旁边坐下
我紧张地手都在发抖了 半天都鼓不起勇气问你一句 考的怎么样
然后。。。。你就在供电局下车了
回去的路上一直被朋友骂着没出息
我也觉得自己好没出息
然后 再也没有见到过你了。

其实暑假的时候 去了黄流 想看你在不在那里
很可惜 你不在
我朋友看不下去我那一脸失落样
硬是逼我找人拿了你的我号码给你打电话
我却不敢接 她挂了电话以后 把手机扔给我
她说 你以为他会不知道是因为你我才打的电话吗
是这样吗?其实你什么都知道的吗?

和你 为数不多的交集 也就如此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 你都是那个让我的高三时期稍微有了点色彩的那个人啊

那个打包猪脚饭来教室吃的你

那个总是低头玩手机的你

那个上课时候跑到教室后面偷吃方便面的你

那个语文课上玩成语接龙时大声接了句 色即是空 的你

那个晚修时候只学数学的你

我喜欢的 你。

说这么煽情的话是会被他们嘲笑吧
可是我真的觉得 你就是我遇见过的最美好的少年了

隔壁泰语班有个男孩子长得有点像你
每次看到他我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我好想你。



评论